仅有社保缴费记录 不能证明员工跳槽

发布时间: 2018-05-25


 

稿件来源: 中工网——《劳动午报》

 

郑吉芸于2015年1月6日入职某销售企业做业务员,双方签订三年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从2016年10月起,她陆续请病假,有时几天,有时两周。2017年3月13日,企业以其已跳槽到其他企业为由向她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

随后,郑吉芸申请劳动仲裁,要求企业撤销解除劳动合同决定、继续履行劳动合同。仲裁委裁决后,企业不服,到法院起诉。

法院审理时,销售企业主张:郑吉芸已于2017年1月入职案外人本市某经贸企业,并提交她的▓社会保险缴费记录单作为证据。

该证据显示,2015年1月至2016年11月,销售企业为她缴纳社保费;2016年12月未缴社会保险;从2017年1月起,郑吉芸的▓各种社保费均由经贸企业缴纳。

经审理,法院撤销了销售企业解除其与郑吉芸劳动合同的▓行为,判决双方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说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说明》第十三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解雇、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

本案中,销售企业主张因郑吉芸跳槽到经贸企业才解除劳动合同,并提供社会保险缴费记录单加以佐证。郑吉芸反驳说,因销售企业从2016年12月停缴了她的▓社会保险,没办法,她才找经贸企业代缴,实际上并未入职该企业。同时,她向法院提交经贸企业与其签订的▓《代缴社会保险协议书》及银行转账明细予以证明。

虽然销售企业对郑吉芸提供的▓《代缴社会保险协议书》及转账明细不认可,但未提交足以推翻上述证据的▓反证,也未能向法院提交其他证据来证明郑吉芸已跳槽到经贸企业且实际提供了劳动,故法院对销售企业关于郑吉芸已入职经贸企业的▓主张不予采信,判决销售企业与郑吉芸继续履行劳动合同。

 



返回 关闭